注意事項
1.文章分享請告知
2.此為個人部落格,以抒發個人意見為主,歡迎理性討論
3.有任何問題(如:選系相關諮詢),請寄信:shade0913@gmail.com
4.最近接到一些學弟學妹的來信,還是老話一句有問有機會,無論如何誠實為上,大家加油~

   天空藏青如夢,這麼多年了她果然忘得徹底,凝視湛藍如水的天空彷彿昨日的事,陽光亮得刺眼,她抬手自指縫中想再偷一點夏日午後……
  「少主。」面帶微笑的侍者向她招手,要她進入重重守備的洞穴中,她還記得自己第一次到這裡還十分簡陋,事過境遷已經成為完美偽裝下的軍事重地。
  坐著電梯,他們潛入約二十英尺的地底,已經能完全阻隔炎炎暑氣,陰濕的涼風自深處灌出,十分舒爽。
  一路上大多是相同裝束,紅衣白邊的C dier駐守在每一道門前,門後有功能不一的空間,多半是訓練、研發之用,幾年前來這裡受訓時,這樣如蟻穴般的空間利用讓她非常著迷,還為此向這裡的工程師討教一番。
  昏暗的通道只有點點燭火照明,守門的不知何時已經從C dier換成藍裝黑邊的B dier,越深入中心,檢查程序漸趨繁複。
  也是,這裡是連一般國主都進不來,那塔托斯最核心的訓練中心,負責訓練出那塔托斯最倚仗的軍事、經濟力量─dier。
  能力由A、B、C排下來,C型是以人類訓練,負責外交﹝social﹞及簡單的軍情探查,而B型則是半人半機械,腦中植入有大量資訊的晶片,體格弱點由機械取代,可勝任小型戰爭﹝battle﹞。
  A型是最神秘,擁有最人性化晶片的完全機器人,戰鬥力可和一整隻正規軍抗衡,多用來貼身保護國主,但一國難見一個,甚至多半是用天價租借來,號稱使命必達而且絕對效忠,他們chief還曾自信萬分地說過:「他們是不會喊痛的死士。」

  「少主,chief非常想您。」一路寡言的侍者打開最後一道門後,突然說。
  「我知道。」要跟她開口需要很大的勇氣吧!
  侍者頷首,沒再多言。
  最深處是A dier的訓練處,和前面自然天壤之別,全是高科技的儀器。
  侍者帶她再往深處去,一整排的房間映入眼簾,金屬門上有三個精密的鎖,看來的確是非常重要的地方,鐵白色的門板有種冷酷的感覺,和A dier氣質非常相配。
  他們一個房間前停下腳步,測了虹膜、指紋,再鍵入密碼,房門應聲而啟。
  燈亮起來她才看清楚,這個將近一百坪的房間裡列隊站了近千個A dier。
  「這裡有七百五十個A型,剛從訓練場回來。」侍者指了房間另一頭的小門,原來還有更隱密的空間。
  「chief說你可以隨意挑選。」侍者說完就退出門外。
  她很震撼,這麼多號稱殺人利器的「人」和她在同一個空間裡,連呼吸聲都沒有。她走近列隊1-1的A dier,對嬌小的她而言非常高大,大約是標準的一百八十五公分,一身黑裝,由輕薄卻保暖能防彈的特殊材質製成,很貼身,dier健壯的肌理清晰可見,換套衣服、摘掉黑色護目鏡在路上應該沒有人能分辨出來。她不禁發笑,實在很「人性化」……
  冷不及防,她抽出袖口短刃刺向1-2A dier的頸動脈,她在這裡受訓時有學過,頸動脈是A dier唯一的弱點。
  毫無意外的,1-1抓住她的手腕,1-2卸掉她的短刃,就在那一剎那用精確有效的力道跟方法。
  「少主,請自重。」兩個人異口同聲的說,不只聲音,連語調都相同。
  她這時才發現他們的眼睛有靈魂,不像機器人一樣呆滯、空洞,只是,看過一整排的dier她又不甚確定,說是靈魂,但,是一樣的靈魂。
  看起來像是真實,但真實不代表無法偽造。
  她不得不佩服chief,若非見過這麼多的dier根本不會有人知道。chief真的很信任她呢!
  「就你們。」她指向1-1、1-2。
  沒必要再多加比較不是嗎?都一樣。

  走出洞穴,她很快被帶回皇宮,他們的chief,那塔托斯王要親自宴請她。
  「父親。」她行了一個九十度鞠躬的大禮。
  父親受不了的擺了擺手,示意她坐下,桌上已經擺了她喜歡的菜,無論是中式、日式、歐式、美式,每樣菜都一點,小碟子擺滿桌子。
  她還沒坐定,父親便開始嘮叨:「我一定要再強調一次,要不是王答應你來,我才不可能賣兩個A dier給他,別以為錢多就了不起,也不想想有多少王公貴族來求我,我說沒有就是沒有,他們連個屁也不敢放,這全部都是看你的面子,給我記好了!」
  整個皇宮一片冷清,幾個僕人因為休假令被趕得遠遠的,但又因為不放心這個少根筋的王在暗處候著。貼在廊柱上的金箔仍閃閃發亮,卻有幾片突兀的剝落,前幾代王都這樣又修又補,她勸了好幾次要他們全部換新卻沒有人要聽,似乎這就是那塔托斯的命,總是清貧每個人的雙眼卻閃閃發光的。
  父親的聲音在偌大的宮殿迴盪,她稱為父親卻不是父親的那塔托斯王是個白髮蔓生的老者,今年八十好幾卻仍神采奕奕的,瀏海逗趣的札了辮子,行為舉止像孩子一樣,而且喋喋不休的。
  「緋,你真的太久沒來了,我王位繼承問題都不知道要找誰談去,王真以為我沒孩子,等我死了,後繼無人,他就能接管?我跟你說,門都沒有!」
  「那人選有著落了沒?」緋一面吃著家常蕎麥麵配薯條,一面聽這種國家機密等級的八卦。
  「嘿嘿!」父親賊笑著,看起來有點滑稽「倒是有一個不錯的小子,不過還欠點磨練……」
  「別操之過急!你還能活一陣子,別想太多。」
  「嘖!說到這個…說不好你下次來就是我的葬禮了!王到底搞什麼!仗著關係好了不起啊!也不想想自己是個年輕的,跟我爭個毛線!幾千幾百年才讓你來一次,來之前還開這麼多條件!真是莫名奇妙!」
  「好啦好啦!跟你說,我年底就有個那塔托斯的稿子,會再來的!」
  「真的?」他的臉霎時有了光芒「王沒阻你啊?」
  「目前沒有。」
  「哼!我一定要那小子放人!對了!我跟你說啊!你下次來說不定就可以練新的武器了,兵器部那些孩子最近又玩出一個殺傷力驚人的,不過現在不太穩定就是,年底應該就成了。」父親比手畫腳的說道,說起那些十幾歲充滿創造力的孩子,無論是誰都會眉開眼笑的。
  她想起幾年前在這裡剛認識他們,那時候和他們玩出不少有趣的武器,也學很多火藥的學理,她貼身帶著的保命短槍就是在這裡造的,殺傷力驚人,準頭再差一槍一個都沒問題。
  吃飽喝足,扯過一遍陳年舊事後,她看天都昏黃,是該回去了。
  才到門外,父親又大嗓門咧咧起來。
  「叫你留下!遠方到底有什麼好?嘖!你這樣是偏心偏心!」那塔托斯王看緋一副不可置否的樣子,也拿她沒辦法,不得不認輸「好啦!知道你放不下!都吵幾年的問題我當然知道,你等下,我送個禮物給你。」
  父親打了室內電話,一個Cdier從殿後的小房間裡帶出一個黑衣人。
  「這是doyen,dier又再分類的,最近幾年開發的新商品,你帶回去做實測,算是幫我個忙。」
  「你少來喔!上上個禮拜寄來說什麼廚娘新作嚐鮮,結果幫我收包裹的王打開一聞到就昏過去了。」
  「哈哈!真的啊?那傢伙就是報應啦!所謂風水輪流轉就是這個意思啊!」父親不只笑彎了腰,還拍掌叫好。

shademin6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薄藍
  • 呃......(是我的理解力太爛了?!)
    看到英文頭好暈啊......
    也許可以把字放大一點
    然後.....@口@
    你打字好快啊.......瞬間就把文章貼出來好厲害
  • 我想了三天要怎麼回你...
    首先,英文的份量只有人名,因為想解釋世界英文普及但後期中文佔多數使用語言的這種情況
    字...我會再調版型!!
    然後其實這個故事有點久了,目前是在重新檢視跟修改的狀態XD

    shademin6002 於 2014/12/07 20:53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