宋編爸爸RIP QAQ~宋編要撐下去啊~
 %5BHealer%5D%5B013%5D%5BKO_CN%5D.rmvb_20150121_012216.375    
一直等就會來了嗎?
你可不可以,不要離開我身邊?
在等14集又因為劇透無法平靜下來,好吧!這集又是哭了又哭,尤其坐在普悠瑪上,哭的自己都尷尬起來XD

點歌time~
不知為何,孝琳的「你好/再見」特別適合啊~就算現在聽見星星的歌還是覺得很棒!

 

 

(此文章目標讀者為已看過此集數讀者,請自行防雷。)


前情提要:healer中麻醉槍又流血又失溫,倒在(他最愛的)天臺,英信上去救他,因為「手」,英信覺得不對勁,在鳳珠車上找到她在電話亭的星星,知道鳳珠就是healer。
一開始就有淚點。
你們注意到了嗎?鳳珠很少穿黑色的衣服,基本上只要暗色就很容易跟healer做聯想,而這集一開始,小跟班就把黑色風衣帶來。
現在想想這部唯一的女二就是小跟班啊!英信看到沒有吃醋嗎XD((人家才沒有心情吃醋。
就以英信發現當一個分水嶺吧!由鳳珠→鳳珠=healer
英信情緒很複雜,強忍著,沒有哭,看到政厚醒了,先問身體,才把她的疑惑說出來,但是她能追問下去嗎?不能,從政厚越來越尷尬,越來越多bug顯現的時候,她就知道,她不可以,被發現的話會逃走的。
最後,最後,政厚要走了,他問她:
2    
於是我就哭了,這是跟healer在一起要面對的,危險,對不起,就是這麼危險,會讓你很擔心很擔心的危險
(所以如果是史密斯夫婦就沒問題了XD)
這個時候再看之前鳳珠的告白,就會知道這劇又上了一個層次

%5BHealer%5D%5B013%5D%5BKO_CN%5D.rmvb_20150121_084034.906  
如果前輩希望的話
我可以照前輩希望的樣子活著
盡量長久的
小心翼翼的
像這樣待在前輩身邊
如果可以,他願意放棄一切,就連無人島也不要了,就在英信身邊,演一個唯唯諾諾的後輩,把自己丟棄也沒關係,已經喜歡到了這個程度,不當healer不當讓英信擔心的人,一直騙下去也沒關係。
%5BHealer%5D%5B013%5D%5BKO_CN%5D.rmvb_20150121_092530.359  
於是他們的尷尬再延伸,英信沒辦法跟鳳珠像以前一樣相處,政厚也因為在醫院有點心虛,他們都知道不對勁了。
「東邊,西邊?」
「東邊是說話一分鐘,西邊是擁抱一秒。」
她說她在忍耐,擁抱牽手接吻,她有多思念就多忍耐,而現在他近在咫尺,卻要裝不知道,她生氣,但也要忍耐,所以她一切的心理活動都不在表面,但她是明熙的女兒,跟媽媽一樣不會說謊。
政厚呢?政厚應該知道了,政厚不是傻瓜,雖然星星沒有消失,但是英信這麼不對勁絕對不正常,所以他想說,但是忍耐,他現在師傅在收押,英信隨時面臨危險,他無時無刻都要做好準備當個healer,他現在能跟英信在一起嗎?他能只在乎自己的小情小愛嗎?他只能讓英信等。
%5BHealer%5D%5B013%5D%5BKO_CN%5D.rmvb_20150121_092735.187  
等了就會來嗎?我很喜歡英信跟爸爸這段,爸爸等到她,非常有耐心的,所以政厚也是,等了就會來吧?等一切塵埃落定,她是不是就可以好好地跟他在一起,但是我想知道,鳳珠可以嗎?現在鳳珠可以了嗎?
%5BHealer%5D%5B013%5D%5BKO_CN%5D.rmvb_20150121_085701.500  
接著,想談的是奇英才
師傅是很熱血的人,痞痞的,但對朋友絕對義不容辭。
他說他要保護剩下的熊寶寶,三隻熊去打獵怎麼只剩一隻?師傅一直都知道,真正的兇手是金文植,但他不希望政厚去復仇,他給這孩子畢生所學,幫他謀一個工作,雖然不是很正當(他自己也沒辦法做正當工作啊!而且這是保護政厚的方法。),要不是文浩的委託,政厚可以靠這個工作去無人島的。
熊爸爸們死了,作為熊爸爸們的親辜,他會拚盡生命,當年追求民主的精神猶在,他是裡面看得最透的人,無論是民主,或是五個人之間的關係。
%5BHealer%5D%5B013%5D%5BKO_CN%5D.rmvb_20150121_085519.640  
而文植,這裡說的就很清楚了,他在老人家的世界裡,打算打造出老人家心目中的理想世界。
最近剛好重看第一集,文植做為第一新聞社社長,控制的是媒體,而其他政商界,被老人家扶持出的大官則掌握政治實權,要打造出老人家的理想是容易的,所以文植不希望破壞這樣的和平,任何人都不可以。
這裡有兩點值得說:
1. 一群人的理想真的就是理想嗎?這本來是一個很好的概念,但是這絕非民主。我想到中國,一黨專政,用言論、媒體操控,讓全國人民認同,這是假民主,因為一言堂是不可能出現在人類社會的,每個人都應該有自己的意見,就算相似,但一定會有些微差異,而這個差異就是每個人存在的原因,讓自己被看見、被認同,才是真正的存在。
2. 要打造出理想的社會,最嚴重可以用到什麼手段?不知道從哪裡看過這樣的說法,竟然和這裡不謀而合:「殺掉異議分子,這樣全部人的思想就統一了!」但這和光州事件,和他們當年抵抗政府的原因有什麼不同?已經本末倒置,文植已經背離初衷。

最後,小政厚跟媽媽,母親跟孩子

%5BHealer%5D%5B013%5D%5BKO_CN%5D.rmvb_20150121_090038.375  

媽媽總是在哭,因為一個人無能為力,不能幫丈夫洗刷冤屈,還為了生計及孩子的名聲,而棄孩子於不顧。

對自己,她是心狠手辣的女人。

%5BHealer%5D%5B013%5D%5BKO_CN%5D.rmvb_20150121_090109.859      

而政厚也非常懂事,用自己的方法保護媽媽,看的時候特別特別心疼。

小小年紀呢!就要假裝成熟、假裝沒事,大了也是,只點媽媽最愛的紅豆湯,盡量不去破壞媽媽的家庭生活。

現在,為了保護媽媽,他還要演一場戲,翻起他跟媽媽之間的舊傷疤。

為什麼?是什麼樣的理想可以犧牲一個家庭,不,是兩個。

誰允許你擅自決定,讓兩個孩子走得這麼艱辛,他們做錯什麼了?

 

和新歌『one fine day』超級耐聽,MV也好看!!靜靜地完全是我喜歡的風格,想入手啊!

 

shademin6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