身為一個擁有無盡生命的時空旅者,他實在沒有很多的時間去思考自己生命的意義,對於生命如蚍蜉的人們,他以玩樂的心態與他們共處。他是罪惡與善良的化身,曾經毀滅也拯救過世界,無盡如繁星的時間流中,他見過未來也尋過過去,認識許多在時空中又生又滅的悲劇人物。蒼老可比時空的靈魂他也曾遇過,他們的智慧導致時空成長,擴大而生生不息,他並不屬於任何時空,他只是一個在時間中行走的時空旅人,偉大而卑微。

  他幾乎是不要命的逃了出來,整個時空洞內的喧囂還在耳邊怒吼,那個名喚晉的朝廷文化水準實在低落,他不過長的好看些,又能寫幾個字就這麼倍受推崇,他只不過上京城去一趟,一傢伙女人全圍過來叫“潘安潘安”的,他可是潘岳呢!什麼潘安,圍上來也就算了,弄得他沒得吃沒得睡的,真是要命!

   他數了數手上的臭皮囊﹝23世紀的產物,上次去就帶了幾個﹞,那最好看的被丟在晉朝,現在只剩三個,他看也沒看隨便套了一個上去,只要平凡應該就是最大的福分。

shademin6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