等待,她就能思考,思考巫女的將來,思考她還能做什麼,或者說繼承了巫者的血脈她還有什麼沒做的,在時間的洪流裡她不過是一粒肉眼無法辨認的細沙,對於一個背負強大使命的巫女,她能力所及實在太過渺小。

   「學長,你真的不喜歡我嗎?」學妹的聲音在人來人往的校門口就這樣大聲的放送。

   「我不能喜歡你,很抱歉。」囚者略帶愧疚的表情看起來很為難。

   「為什麼?難道是我不夠好嗎?我可是系花欸!多少男生想要追我,學長你怎麼會不喜歡我呢?」學妹的情緒十分激動,只是台詞…不是偶像劇看太多了?

   她沒再聽下去,噁心肉麻的對白她從來都不感興趣。

   「有趣嗎?」曉鏡吹了涼風許久,四周人群漸漸散去,一個人踱到她面前說。

   「我只是對她陳述事實。」她不可置否。

   「你存心跟我作對是不是?」囚者話中以帶有怒意。

   「你生氣了?」她以為活了無盡歲月的人會被光陰磨到毫無情緒波動,看來並非如此。「水到渠成是嗎?這裡可不是民風淳樸的晉朝。以利得利,沒有那麼講人情。」瞿成?乍聽到他名字的當下,曉鏡幾乎笑了出來,漫長的歲月卻還保有如此天真嗎?

   囚者看了她,深思一會兒,然後莞爾一笑講了句風牛不相及的話:「難得你那麼有情緒。」

   她莫名其妙起來,囚者在想什麼?

   「我送妳回家好嗎?」囚者又說,雖然表情恢復正常,但她還是感到有些異常,囚者剛剛不是在生氣嗎?

   「不必了,接我的人來了。」她謝絕囚者的好意,遠遠的就看到金粼的車。

   「剛剛那男的是誰啊?」一上車就收到金粼好奇的眼神

   「瞿成,歷史系的同學,是個滿有趣的時空旅者。」

   「時空旅者啊!又是那個世界的人嗎?」

   「對啊!」

   「那我就不問太多了,妳不可以喜歡他喔!」他這樣嚴肅的警告著,明明就是一個二十幾歲的人了,卻還這麼煞有介事的。

   和金粼很小就相識,他是自己從孤兒院領養的孩子,因為父母說要有個人照顧體弱多病的她。金粼是個充滿智慧卻單純像個孩子的漂亮男孩,一直以來都這樣傻傻的照顧著她,沒有意外的話金粼應該會陪她一輩子。當然她的人生裡不會有太多意外。

shademin6002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